也許就是因為我還是個在學的學生,所以獲得其他人的包容吧,在我認為自己盡力完成所有事情的同時,卻也無意間觸怒了其他教授,也許是我的辯解,但我也是真心的認為很多事情是可以協調的。

我曾經問說 seminar 能不能不去,結果直接被 reject,OK,fine,我也只是抱著問看看的心態,也許這個問的行為就被認為不禮貌。

我也曾問過說當TA和做實驗的時間能不能橋開,也是被軟性的回絕了,OK,fine,我沒有強硬要,我只想要橋好事情,可是這個行為就是個錯失了。

這樣子我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去做事了,當兵事情都可以橋,休假可以橋,值夜可以橋,教授收學生可以橋,每個月領的點數可以橋,我以為很多事情可以坐下來談,但是顯然不是。

OK,以後保持距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