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mur

A collection of 45 posts

murmur

空間實驗

無聊去當受試者,初試是寫紙本,就是那種智力測驗會考的題目,看三視圖、旋轉、算個數。這部分尚稱容易,答題速度很快,作完以後對方說初試是為了篩選空間感較好與較差的兩個極端。 後來我又接到通知要做正式的實驗,實驗方法是用flash作出一個3D迷宮,就像CS那種射擊遊戲一樣,然後依照一定順序去探索這個迷宮,在完全熟悉了這個迷宮的構造之後,開始操作和填答問卷,操作是給一定的路線去走,計算完成的時間,問卷是回憶剛剛的迷宮空間的各個地點位置,還有如何幫助自己定位。 3D 迷宮這個實驗我在探索迷宮空間的階段就已經感到很不舒服了,原因不明。明明平常在玩類似的遊戲時完全不會有頭暈的症狀,可是操作這個實驗的軟體就讓我非常非常的想嘔土,最後是在很勉強地靠著腦內的地圖在行走,眼睛看到畫面就覺得不舒服。 回到寢室之後我大概躺了快三小時候這種不舒適感才稍微減退,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光是看著螢幕就可以讓我頭暈?對比到我現在學位論文要做的東西,是光閃爍的分析,當下真覺得這種經由視覺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攻擊是非常難預防的,有這樣子的惡意的攻擊也可能是以後的重點,不需要病毒、不需要槍砲,就可以讓人癱瘓。 扯得遠了,螢幕還是不要使用太久對身體比較好。

ITRI

向上管理

這周部門下午茶的時候,經理和我們聊了這個話題,何謂向上管理?一般的印象中,管理就是主管對屬下叫做管理,是上對下的一種關係,那要怎麼樣才能稱為向上管理呢? 我插科打諢地說,就是和主管對罵,當然引起一陣大笑,我也知道這不是正確答案,但是總要有人當第一個說話的。之後每個人發表自己的看法,大致不外乎溝通,和主管溝通,而不是單方向的上對下命令的傳達。 我認為一個好的主管,或說是一個具有 Leadership 的主管都應該具有傾聽的能力,傾聽組織的聲音,傾聽同仁的意見,而我也見識到自己的部門經理在處理事情上的成熟態度,其實我一直都很崇拜他(笑),從我第一天被他面試的時候,感受到的威嚴,進來後卻又有他平易近人的一面,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是慢慢觀察體會的。 學生時期往往是聽從老師的指導,作為一個學生,很少有人敢主動發言積極表達意見,這在一般大學課堂上,詢問同學們有沒有問題卻得到一片鴉然,老師習慣了如此,學生也習慣安靜,這樣的模式輪迴幾轉,步入了 bad cycle。不管怎麼說,願意對上表達自己的意見,是很重要的,

murmur

那些紛紛擾擾流言蜚語是隨風而至還事隨風而逝?

標題這麼長,是因為前一陣子數字先生的事情,讓我有這樣的感覺,那些一時的言論和爭辯會不會對他本人造成影響,或是就如同駛離眼角的街車,不存在記憶裡,是誰也說不得準的。我也知道,我是不喜歡他的那一派,可是我應該沒有對他做出過份的舉動吧。 嘴巴說得很漂亮,做起事來卻沒有達到該有的水準,簡言之,眼高手低。這是我最害怕墜入的巢廄。自小就對於那些說的出口也做得出來的人感到佩服,這樣的精神,是我理解的工程師該有的能力,除了分析的能力之外,實作也是必須培養的能力,所以我念了數學系,又轉了資工,這麼說起來有點天真,好像念了兩個不同學院的科系就可以兩方精通,但我真得是期望透過不同設計方向的課程來增加自己的視野。 到現在為主,我還是認為自己實做能力不足,雖然做做小東西可以,要完成一件大作品,卻有瞎子摸象不得全貌之感。這在我去年就有被提醒過了,想得多不是壞事,但是想太多做太少就不好了。以此為戒。 那些對自己說出指責話語的,要想想自己的缺失,因為他們正是自己的明燈,指出自己的不足之處。

hate

20 世紀少年

20 世紀少年是一本漫畫,前一陣子有改編成電影,內容非常出色,作者佈局非常之久,看完第一集直接跳看最後一集就可以知道梗舖超久。漫畫的內容講述一群童年玩伴之間的遊戲演變成三四十年後的災難,其中蒙面的角色「朋友」讓我印象深刻。 「朋友」是 20 世紀少年裡的壞角,而且他一直都是個謎,這個謎團延續到漫畫結束,儘管如此,漫畫還是展現了這個角色的個性與特色,就是自導自演的假事件,讓人產生崇拜進而神格的現象。主角群是明瞭箇中計謀的一群朋友,因為「朋友」所做的事情,正是他們孩童時代的幻想,這樣的幻想成真,非常荒唐。 剛好看到 pesty 關於王某人 的文章,頓時覺得有幾分相似,以自導自演來說,非常符合「朋友」在血腥的除夕夜鎖演出的救世行為,不同的是,漫畫裡「朋友」被推上頂點,成為不可質疑的存在,現實生活中,明眼人很多,爆料的更多,

murmur

stupidclown 天真地忘記

ptt 有笨版,裡面充滿好笑的笨點,心情不好的時候看一看會覺得世界還是充滿歡樂。 今早出門的時候,腦袋不知道裝了什麼,到了實驗室才發現身上沒有鑰匙、錢包和任何的零錢,只有手機一支,而且我起的超早,七點多校園內沒什麼人,室友也還沒回到學校,我想找個人借錢都找不到,只好硬著頭皮找舍監。 舍監似乎不意外這種情形,叫我直接去找他借備用鑰匙就好了,大幸,十分鐘之後這件事就解決了。而我也在下午的時候才收到室友的 msn 說,我忘了鎖門。 忘記帶鑰匙這件事在笨版算是小事吧 (茶) 交大南區宿舍管理員連絡分機 83099,切記!切記!

murmur

除夕

這個年,是最難過的年,撇開現實因素經濟問題不說,就連時間點也不是很好。 這個年,來得太冷,入冬以來的最低溫,十度上下振盪,冷風如此刺骨。 這個年,來得太早,商家們買氣還沒熱絡的時候就要結束,搭配消費劵的促銷正熱,過年的頭幾天卻是店家休息的時候。 這麼早過年,上學期結束的快,成績打得早,期末有點倉促。三月就有研究所考試開始,現在是不是都要比快的啊? 新的一年,教練,我想畢業。

goodday

本日好運氣 & 天方夜談

1/12 部門尾牙,但是名稱是部門聚餐,因為外界觀感問題,所以不舉辦大型的尾牙,改各部門自行辦理,因此就像平常的吃飯一樣,找個餐廳,坐下來,吃。 其實我是不打算去的,因為修的課程期末 DEMO,可是想說去看一下情況好了,道的時候也已經是菜尾了。但是,傻人有傻福(?)。 抽獎的時候,所長獎抽到我啦! 生平第一次抽中,太太太感動啦。所以晚上和同事去看電影,天方夜談。想不到這部片實在是平平,說不上負雷,但是就是有些些失望。 天方夜談的英文片名是 bedtime story,從這片名來看,和 101 nights 天方夜譚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也因為是 DISNEY 拍的,喜劇,happy ending 也是可預期的。如果可以讓我在選擇一次的話,還是在

hate

工三游泳池

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應接不暇也沒有處理好,不過還是寫一下好了。 禮拜五嘛,接近週末和人家約定出去玩的時候,心情大好,就算餓著肚子也沒關係,時值六點半多,接到同學的一通電話,「你趕快回來,實驗室淹水了。」聽到這樣的內容我大囧,位在七樓的實驗室可以淹水,這可是千載難逢喔。顧不得空了一天的胃,火速回到學校。 原來實驗室裡的水是從七樓平台流進來的,我的位置積水已經高達 10 公分了吧,鞋子像船艇漂浮移動,UPS 也泡在水中,當下是先把機器都關機然後搬走,這時候我也通知老師和駐警隊了,為啥是駐警隊呢?因為學校的緊急電話 #50000 是打到駐警隊啊。 之前我一直嘲笑七樓平台沒下雨也在積水,是施工廠商在作驗收。驗收的方法就是灌水,然後測試看看會不會漏,這種方法我不知道,但顯然的每個人都會有腦殘的時候,今天廠商在打開開關之後就沒有再關掉了!禮拜五的晚上,水源源不絕的流進來,總務處沒人,系辦也不會有人,同在七樓的其他教授也來關心情況,感謝各方大力幫忙。 七樓平台滿滿的水,可以游泳了。

life

喜事十一月

十一月充滿了粉紅、捧花、喜酒、宴客與婚紗,從第一天起,是高中同學的喜事,接下來的每個週末,都有聽聞喜酒攤,最後月底的時候是我的小表妹訂婚,看了這麼多幸福的雙雙對對,好讓人羨慕也讓人感受到那股喜悅。 至於超正的小表妹嘛,底片還沒洗出來 LOL 這種場合這個年紀,不免被長輩關切,說道年紀也到啦,巴拉巴拉的。我只能含糊的帶過,誰知道姻緣在哪裡?

cs

系所評鑑

這兩天是高教中心執行系所評鑑,之前,就寄發了電子郵件給同學,請同學們這兩天準時出席上課,留意服裝儀容,並強調要同學們接受晤談的時候要保持客觀理性應答。除此之外,順道宣揚系上教育主旨,拉裡拉雜一大堆並強調不用強記。 工三館在硬體上也有一些改變,不過都很小,例如在電梯裡多了樓層的標牌,但是電梯故障的問題還是存在。工三大門入口處兩個柱子上也有樓層的標牌,不過右邊是工三館,左邊的卻是電資大樓,請問電資大樓在哪?怎麼會把樓層的鏢台放在這裡勒?頂樓弄了防水層,不過系辦的人可能不知道,這幾天沒下雨,七樓淹水像游泳池喔!可能他們順便把排水孔也塞住了吧。 聽學長說過,系上定禮拜四這一天是系友日,可是系友這個時間應該都在上班耶,定這一天事有任何幫助嗎?

moon

中秋颱風夜晚

因為辛樂克颱風的到來,這個週末的中秋假期是泡湯了,從週五晚間的風雨持續到現在,可以破記錄了吧。 辛樂克移動的速度非常慢,龜速到一種行人都走得比它快的地步,所以原本是強颱的辛樂克,在還沒越過中央山脈之前,就因為駝步慢慢減弱,已經消散到輕颱了。 風雨很大,雨像是電影裡的灑水器般落下,沒穿雨衣只撐傘,只怕下半身都淋濕了吧。在這樣的惡劣天候下,仍澆不熄一群宅宅們想要烤肉的火熱衝動,衝一發,是我們的信念。 兩個人騎著車去大潤發採買,四盒肉,七折,七根丸子,加送兩根,金針菇加信鮑菇,黑橋蒜味香腸,三罐飲料,烤肉架烤肉醬錫箔紙,總共花了一千一上下。 原本選定的地點在操場司令台,不過風實在太大,只好另覓地點,索性在社窩旁邊的小陽台吧,某個念大學念很久的傢伙提議。從決定到買好材料,大概也花了一個半小時。 外頭的風還是刮著,樹影搖晃得厲害,雨也傾洩而下,打得雨棚叮咚作響。五個男生的烤肉最後增加到八人,果然是宅宅們聚在一起取暖啊 :p 啊~~我是瘋子。

blame

黑特: TA做啥用的?

上學期當個 TA,學期結束後,教授找了我過去談話,這一席話我是摸不著頭緒,至今仍無解。 本來嘛,一個只要點名的「工作」,我是很認份地執行,當天課程結束半小時內就會整理出點名記錄,前兩週就會公佈接下來上台報告的組別好讓修課同學們準備,該整理的文件和記錄我都有做,自認盡職。 我也有發現大學部學生代點名和小手段不少,從心得文件的內容很容易知道,從上課出席人數和點名單的比對也可以知道有人頭。我也曾經大學過,當然是沒有辦法完全防止的,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過好幾次,下課時間過了很久,才有同學敲我實驗室的門說忘了交上課心得,這樣的情形我雖然收了下來,但是點名記錄早就整理好了,就不更改了。 我是很討厭打混帳的,點名該怎麼點,在開學一個月內一直重複宣布,遊戲規則都知道了,該怎麼玩就怎麼玩。明明說過五次點名不到就會當掉,可是最後送出的成績好像也沒什麼人沒過,很漂亮的分數,我在猜想說不定符合鐘型分配呢! 同樣性質只要點名的研討課程,某王教授直接宣布一堂課不到就不會過,直截了當,執行確實。相較之下,我是完全不能認同爛好人做法的,說什麼「鼓勵同學出席」、「我的點名記錄還是有警惕作用」

ITRI

服裝儀容

在工研院的時候,聽到同事問起說部們穿短褲的人有多少,面前的我就是一個腳踏 all star,露出腿毛穿著短褲+ T shirt 的年輕人,他說在 ITRI 的內部網站討論區上看到有人在討論院內男士穿短褲的風氣,連這個也可以討論,我心裡嘀咕了一下。 很酸的語氣寫到,院內是變成校園了嗎?怎麼一堆男士穿著短褲?當然他說的內容是沒錯,在適當的場合穿適合的服裝,工作時間穿著長褲是男生的禮貌打從高中就知道了,但是我只覺得這篇文章得主人在現實中應該很難相處,再怎麼樣,主管沒有意見就好,尤其是工科內容最常待的就事實驗室或辦公室,很少有機會出去室外,穿著短褲給誰看? 在這裡工作的自我認知上,我的角色就是工讀生,既然是工讀生,是學生!我就做學生打扮,就是這樣。更何況我老闆又沒意見,等哪天他對我的腿毛趕到噁心再來說吧。 我還真不知道討論這個有意義嗎?

june

畢業典禮

昨天是交大的畢業典禮,越接近這日子,越多黑袍子在校園穿梭,不只是常日,就連過了一天的今天,還是可以看到浩然前面有人留影,日陽高照,這一長袍加身不熱嗎? 荷花池越來越美了,池裡多的不是綻開的花朵,青綠水色配上荷葉更顯清涼,流連池畔不只學生,還可以看到許多攝影愛好者扛著大炮駐足,我走過的時候,都會多看幾眼,看水中青斂,看人中專注。 這樣炎熱的氣溫搭配的學期的結束,正式地宣告暑假的到來,不過別急,那是大學部的事情,我的作業還沒結束哪!沒日沒夜的趕工就是趕 deadline。 認識的人畢業了,工作的當兵的念書的都各自四散吧!

murmur

畢業季節

六月,連續的畢業季節,每個禮拜都有學校舉辦畢典,也總是有人穿著學士服在校園留影,端午過了,炎熱了起來,盈盈蟬鳴帶來夏日特有的氣氛。 有多久沒有更新 blog?有很大一部分是系上主機出了問題,在無名小站資料匯入 BS2 之後,系上工作站在執行 PHP 就常常出現 404,較早些時候是因為改用了 suPHP,所以我的 wordpress 因為目錄權限問題不予執行,修正之後,常常遇到的就真的和這無關了,網頁會出現,但所有的修改功能都不能使用。近日來似乎是回復穩定了。 六月都過了一半了,期末考也正在進行,社團成果發表及送舊也順利完成。 學長的畢業口試順利過關,明年我能不能這麼順利就難說囉~

friend

5/2 第一次 lounge bar

朋友生日,也因此第一次進去 lounge bar,事前掙扎許久,半夜的我要在台北國何去何從。 遲到,過了十點,入場價格飆漲到六百,難得來了還是付了錢,但心裡和荷包都在淌血。 調酒隨意點,大致喝的出伏特加或威士忌為底,加上可樂或柳橙汁做調味,喝起來還好,我都嚐了一些。 我說人為什麼會想要泡在這樣的空間呢?是音樂還是酒精讓人放鬆,或是這樣的夜晚可以放縱? 恍若隔世,獸星如此說。

ITRI

創意下午茶

部門約每兩周會有一次 tea break,也就下午茶時間,氣氛非常輕鬆。 如果擔當過秘書這類職務的應該有這樣的經驗,要想下午茶內容是很麻煩的,訂來訂去的總是跳不出新花樣,飲料+雞排大概是最常見的選擇。 我倒是吃過兩次記憶深刻的下午茶內容,一個是感恩節後一周的火雞,另一個就是今天吃到的萬巒豬腳,而且還特地準備電鍋煮了飯!我看那香味都不知道傳到了哪裡,當然晚餐也就不怎麼想吃飯了。

murmur

春假

其實已經是第二天了,從禮拜三開始放。 好像只有少數大學還是有放春假,國中小就甭提了,絕對不會有的。大學部份清交有放,台大沒放,說放春假也沒有像以前是放一個禮拜,現在是配合清明多放個兩天,湊成五天,但是拿校慶來補,所以說有多放到什麼假嘛?好像也沒有。 對上班族來說就只有三天連假了,而且還要掃墓。 天氣一直不放晴,放了假也沒有辦法出去玩。況且下下禮拜好像是期中考試的季節。

hsinchu

導護軍人

有一天騎車經過憲兵隊,當時正值早上上學時間,路上很多小學生,也有父母帶著走路上學的,建功社區這附近的小學在哪裡我倒是不知道。 就在清夜八十五度西的十字路口,我看到一個軍人,臂上臂章有著導護兩字,我覺得這很妙,平常見到的都是導護媽媽,這回由個軍綠色服裝的軍人擔任,不失威嚴啊 lol 我不知道是不是常態耶,我也只有看到過一天 (因為平常沒這麼早起)。

murmur

學生可以犯錯

也許就是因為我還是個在學的學生,所以獲得其他人的包容吧,在我認為自己盡力完成所有事情的同時,卻也無意間觸怒了其他教授,也許是我的辯解,但我也是真心的認為很多事情是可以協調的。 我曾經問說 seminar 能不能不去,結果直接被 reject,OK,fine,我也只是抱著問看看的心態,也許這個問的行為就被認為不禮貌。 我也曾問過說當TA和做實驗的時間能不能橋開,也是被軟性的回絕了,OK,fine,我沒有強硬要,我只想要橋好事情,可是這個行為就是個錯失了。 這樣子我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去做事了,當兵事情都可以橋,休假可以橋,值夜可以橋,教授收學生可以橋,每個月領的點數可以橋,我以為很多事情可以坐下來談,但是顯然不是。 OK,以後保持距離吧。

murmur

你需要 social 嗎?

[網路]我們受夠Social Network了! @ 宅,與不宅之間–黃文彥一文觀後。 facebook 已經是社交網路服務的一個代表,也是一代霸主,這句話想必沒人會反駁,儘管如此,google openhouse 座談會上還是有人不知其名。克隆 facebook 的網站也有,meeya 就犯過這樣的錯誤,不過這也顯示了 facebook 是 SNS 亟欲超越的目標。 facebook 的 application 超多,這是它有趣又開放的地方,我在還沒搞懂之前也很愛加 application,不過目前 pending 的就有 24 個,大部分都是某個超愛玩的朋友的邀請,但這麼多的 request 我也懶得看了,久了之後每個 app 看起來都一樣。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