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b

A collection of 9 posts

epb

退伍

這簡短的兩個字是多少人的期望! 我的退伍日期是今天,生效時間是午夜十二點,也因為是假日的關係,禮拜五我就領退伍令了。 手上薄薄一張紙並不會帶給我多少感動,只是一個證明,證明有一段時間我穿著卡其色制服在公部門做事,謹此而已,若說要帶有甚麼榮譽感,我是不敢奢望。 要面對的事情很多,找指導教授,找居身之所,找臨時工作,但一樣都還沒完成。

epb

白色大地

昨天局裡有個活動,觀賞環保教育的影片,地點在影像博物館,時間是上班時間,給公假,片名是白色大地。 白色大地這部影像沒有甚麼劇情,把他當成紀錄片也好,探索頻道類型的影片也可以,旁白只是偶然幾句,欣賞的是原始野生動物的行為,還有那茫茫雪白大地的消逝。 裡頭出現非常多少見的動物,畫面也是非常的清楚,非常適合帶小朋友來觀賞,作為教育材料。 電影網站:The white planet

epb

辦公室的wii言wii語

自從媒體報導NCC關於wii的反覆說詞,這部遊樂器的話題性越來越高,紀錄一下中年人談論wii。 某位課員去大陸玩回來之後,炫耀了一下在大陸買了wii,還有4x片遊戲,總共花費約台幣萬元多(尾數四位沒聽清楚),重點是他以這台改機wii自豪,認為主機比較貴沒關係,遊戲一片七塊人民幣很划算,買回台灣之後玩的非常快樂。這話題引起其他人的共鳴,連課長也被吸引,加入討論行列,從政治的NCC扣留遊戲機到遊戲方式可以減肥都講了一遍,非常之歡樂阿! 課長家裡也有一台,不過是借來的,不久就要還別人,卻苦無管道購得,那位大陸行結束下個月要日本行的課員說他去日本還要再買幾台,說得一群人都想要他幫忙帶一台平行輸入,連捐一台到康樂室的玩笑都出現了,當然這樣的玩笑沒人會接受囉 :p 常駐在掩埋場的課員也有一台,水課的某約聘人員也有一台,瞬間有wii的人都出名了,我想人際關係也變好了吧(笑)。 在曾阿嬤出來嗆聲之後,我卻不對公司貨有任何期待,新聞稿中的說詞是說給大眾聽的。

beer

春酒

在三月的第一天,課長邀請我們喝春酒,這可是我在局裡的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地點在南寮東大路邊林立的海鮮餐廳其中一家。 原本以為只會有自己課室的人,頂多就一桌吧,但我想的少了,開了三桌,有行政室的大頭們也有一些清潔隊員(應該是掩埋場那邊的)。入座之後剛好少一個課員位置,但他又不好意思去長官那桌,只好先告辭了,是美中不足之處。 喝春酒,重點當然在於酒而不是菜,長官們隨手都帶個一兩瓶,有威士忌也有冰酒,啤酒更是不能少。以自己的身份是不適合在這場合喝酒的,學弟們更是滴酒不沾(肝功能不好),但在這麼熱烈的氣氛下,人家敬酒也就跟著陪笑乾了幾杯。我是不太喜歡喝紅酒的,總是覺得酸,是酒的品質不好還是自己的味覺問題也不知道,所以主要喝的就是冰酒,冰酒喝起來甜甜的毫無酒味,非常好入喉,份量又少,是在場女士的熱門選項。這也是我第一次喝到威士忌,瓶身上的Matisse看起來很高級,張學友代言過,這就是我對這酒的唯一認知,喝下去有點辣,香味倒是滿吸引人。 如果要以我稚嫩的社會經驗來看,這種場合就是應酬吧!看著大人們彼此杯起杯落,互相灌酒,這是成年人的遊戲?還是進入社會的習慣?

epb

破冬

遙想當年(其實才去年啦),剛過完年就被拉去成功嶺,在成功嶺上與眾多弟兄度過情人節與元宵節,還有男人一生一次的懇親,現在回想,歷歷在目。 懇親是我最感慨的一天,在充滿陽剛味的成功嶺上散發強力閃光,巧笑倩兮,巧目盼兮,可惜我是在一旁含著恨意的宅男。甄選役別時候戰戰兢兢,只有一次的機會出手,一輪甄選沒上就等著選剩菜吧!也幸好我選了一個好役別,但是並沒有錢多事少離家近。 剛分單位後的不適應,和眾多學長的疏離,甚至有點楚河漢界的味道,那個時候才真實的感覺到人難做,重點不在做事,在於做人。隨著日子如同日曆撕下地隨風飄逝,自己也開始熟稔其中待人之道,此時猶如倒吃甘蔗,快意自在。 今天獲知高中同學替代役新訓結束,役別和我一樣,有99%會分發到我們這邊來,再對照自己去年才剛進成功嶺,有種奇妙的巧合感,好似輪迴,一圈轉過一圈。

epb

另一場尾牙

除了局內的尾牙之外,替代役另外有自己的經費所舉辦的尾牙,這個尾牙還包括了退役學長的餐敘,不論是現在進行式還是過去式。 學弟加上一些已退伍學長以及管理人員,開了四桌。菜色一道道上,也是很快一掃而空,間或穿插抽獎活動—每個人出資五百所購買的各項小禮物,氣氛熱烈,拿到獎品也讓人心滿意足。我自己抽到了特肆獎,由某主任贊助的一千元遠百禮卷,加上上次所抽中的五百元,我好像和禮卷非常有緣份,尤其是遠百。 我還抽到了一個超超超超特別獎,講出來有點臉紅心跳,我不好意思說。

epb

尾牙有感

今天是環保局的尾牙,吃的是午餐,還附加摸彩活動。 辛苦了一年,任誰都期盼在尾牙宴上抽到個大獎,今年獎項有37吋和32吋液晶電視、筆電以及sony的數位相機和其他不吸引我目光的家電類獎品,烤箱、燕窩禮盒之流的獎品很難引起我心共鳴(笑),還有為數眾多的腳踏車,是鼓勵我們多多靠腳踏車通勤嗎:p 在抽出名額約有50名的「哈哈獎」時,我的名字被念到的同時也代表著我和數位相機以及筆電無緣了,只好臉上掛著微笑,心理暗自遺憾地欣然接受,哈哈獎內容是五百元遠百禮卷,當作買衣服基金好了。參加尾牙的員工中清潔隊員佔大多數,局本部的公務員人數相較之下顯得稀少,也才百來位而已,因此大部份獎像都落在清潔隊員手中,這倒不打緊,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以上都不是重點,區區五百元就可以讓我感到滿足嗎? 回家的時候跟著同梯送衣服到課員手中,平常的我一定直接開槓,可是今天是有些特別的。鐵道路和東大陸交接路口旁被堆置大量廢棄物,其中大部份是大型家具,課員在接到指示之後就待在那邊阻止民眾隨意棄置,同時拍照紀錄,而我們幫他送衣服就是因為他出來辦事的時候天氣正好,越晚氣溫越低,所以幫他把留在辦公室的衣服拿給他。 下午五點多氣溫就已令人明顯感覺到寒冷,駐足觀望一段時間,課長的意思是要等到清潔隊來清運才能夠離開,所以我們決定幫他們買便當,順便一起等,

epb

破百!

這是甚麼重要的事呢?好像並沒有想像中特別。 認識的人當中退伍的總會聊些軍旅生涯中的瑣事,其中「破冬」、「破百」是最新鮮的名詞,在激烈的言詞中讓我感受到這特別的日子是很重要的。可是親身經歷總是讓人有恍然大悟之感觸,這一天其實也是跟平常一樣早起,空氣反而因為冷氣團顯得更加清冷。 破百了,可是我的同梯並沒有,在役期折抵辦理的時候,唯獨他甚麼都沒準備,高中、大學成績單一樣也沒有,也因此他的役期是整整一年四個月,這比一般大專學歷多當的一個月,他心甘情願。 剛好這個時期有兩個學弟分配到我課室,算是值得小高興的一件小小事,之前一個人苦撐,實在做不完。 人家說「老兵八字輕」,不過我不是老兵,我是役男,役男的八字應該比較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