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有和交大合作的建置案,幾乎每周都開一次會,我不在這個案子內,當然也不關心這些事,但是今天就很特別地想說來看看情況好了。

中間也沒有什麼問題,報告之類的我又不熟,當作是看看其他人做的東西。這是有提供便當的,我沒有吃,因為我不餓,也不想吃。

結束之後,教授離開了,只剩學生和我們,我就看到一個吃剩的便當擺在桌子上,這個位置就是剛剛離席的教授所坐的,啞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