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們班的謝師宴,吃的不是什麼高檔貨,外表像是一般的聚餐餐廳,期待的是難得同學們最後一次一起吃吃喝喝。
我說變調是因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系上的老師分成甲乙兩班,大部分甲班老師就不太會教到隔壁班的課,因此分野其實滿清楚的,可是今天來的老師們,有大半是沒教過我們的,這讓我傻眼,我也不是要計較多一個少一個的問題,而是這樣的感覺實在奇怪,教了我四年必修選修課的老師沒來,就像是婚禮的主角逃婚一般,頗為失望。
整個過程就像一般的同樂會,同學們自然是熟稔的很,可是隔一桌如隔山,師生之間幾乎是沒有什麼談話的場面,我覺得尷尬,不知其他人如何作想,唱歌,喝酒,嚴然是典型的應酬。
說到喝酒,我喝了兩瓶啤酒,不多,我卻喝的太急,跑到廁所去吐了,以後實在不應該再喝酒了,我是受傷的人,酒是穿腸毒藥,戒之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