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學姊為了畢業論文困擾許久,困在苦撐畢業和一走了之之間,一念過去了,她決定另尋出路。
其中的過程複雜糾葛,內容是實驗室裡的痛苦生活,從以前到現在,我們一起陪伴她度過那難熬的日子,至今,仍舊是問號一個,幫不上忙,只能聽她訴說,心疼,卻也莫可奈何。
現在,她決定去補GRE,放棄台灣的學位,為自己開拓另一條路。
我希望她一路順風,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