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翻看報紙的時候,聯合報的這篇,我的淡大同學玉娟 帶著一條腿上學去讓我想起了一些事。

其實我也曾度過一段撐柺杖的日子,只是我很幸運,不用撐一輩子。我的腳在去年車禍骨折了,動了手術有一個月行動不便,兩個月柺杖生活,剛是這短短的三個月,我就難以忍受,心情可說是非常難熬,當然此傷和彼之傷相較,確實算不了什麼,可是那段煎熬掙扎的過程,我想受過傷的人都能體會。
只是看到了別人的傷痛,也會勾起自己的回憶。
當然我現在的傷勢已經復原許多,走起路來已和常人無異,若是不說,也沒人看得出來曾經受傷,我還是像以前那樣,神氣的走在路上,不過,看到同樣行動不便的人,我知道,也感受得到,那種痛苦。經歷了這一切,我覺得自己有一段成長。

「我還有一隻腳,我還要走遍全世界。」這是抗癌少年詩人周大觀留下最震憾人心的詩句,而對玉娟來說,「你能飛多高,在於你想飛多高。」則是她勉勵自己的座右銘。

真的,能活下來,就有另一番感受。
ps.我那時也一條腿撐著去學校,超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