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灰色的天空,數不盡的沙塵在其中,看不到藍色的天空,也看不清遠處的屋宅。

天安門一路進故宮,這條路線滿滿都是人,不只是國外遊客,就是大陸各省的旅行團也是一群一群地錯落,這裡好像是個劇院中屏幕之前的舞台,建築是穩當當的站著,卻和腳下的人們不搭嘎,舞台的背景與場上的演員是兩個世界。

這天下起了大雨,敢說是北京難得的雨,也難得的大,地陪都說沒見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