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風,冷冷的雨。
從過年前的低溫持續到現在,這種又濕又冷的天氣真是教人受不了,似乎穿再多的衣服都沒辦法阻擋如針刺骨的寒意,躲在房間裡瑟縮在角落,唯一感到舒服點的時候就是大口喝熱湯的時候,溫暖的湯汁沿著食道下滑,真是冬天裡的幸福,可惜我用的是電熱水器,再怎麼加溫始終比不上瓦斯的火力,洗熱水澡對我而言是奢侈的事。

其實在過年窩再家裡看電視時我就想的,平常在外邊看到路邊的遊民怎麼辦,多在家裡就已覺得冷到受不了,那穿著單薄的流浪漢怎麼辦,有家的人正高高興興的吃著年夜飯,那這些遊民的年怎麼過?
說起來好像有點矯情,平常對這些人不感同情的我居然這時候會想到他們,我也不知道,真的是冷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