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著頭,靜靜的吃飯,我一點也不想抬頭看看電視機裡的新聞畫面,打從我進來吃飯開始,約莫15分鐘左右了,電視上持續播出的,是吳憶樺。

已經整整15分鐘了,從主播述說吳憶樺的交付過程有多了辛苦,100公尺走了15分鐘,在眾人的推擠拉扯加上小孩的涕淚齊流之下完成,我沒有看畫面,可是我知道。
你能想像一邊吃飯一邊聽著嘈雜的新聞現場的景況嗎???
這一段播了有5分鐘了吧,期間還不斷有枉顧人權的呼喊聲,然後記者開始訪問他,說什麼你好勇敢之類的廢話,小孩自顧自的流淚,大人在旁邊巴拉巴拉,好個詭異。
接下來報導巴西外婆很想念他,然後有誰誰誰陪同他回去,所搭乘的班機,抵達後所將經過的路線,完完整整的報了出來,最後一句回到巴西溫暖的家。哇!!!溫暖的家耶,想不到回家會讓人大哭大鬧。
然後開始是立委開始砲轟,開始牽涉國家尊嚴,將這件事導向政治層面,哇!!!好友正義感的政客啊!!!
這件事我們都是局外人,我不知道它有多麼重要,15分鐘,報導一個小孩,而且內容起承轉合,銜接的好不巧妙。
也許我們可以記錄媒體的焦點,作為blog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