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些東西了,荒誕了一個月,就這麼靜靜地任時間流過。當然生活是持續播映,卻無記錄。

清大校園放送的影片欣賞,在好久以前的禮拜四夜晚,排隊的人很多,長龍摺疊了好幾回,還好有遇到學妹幫我買票,也就節省了不少時間。儘管如此仍就無法坐到好位置,在前十排的極右邊,但在清大禮堂這個地點,坐前面點倒是影響不大,舞台本身就已經有深度了。

九降風的電影和原始的劇本已經有些不同,在故事背景和現實的互相掩護下,很難去探究導演過去的經歷,哪些是回憶?而哪些是創作。場景對我來說是夠熟悉的了,竹東高中不是我的母校,但整個竹東小鎮不只一次攝入,火車、鴿舍、榕樹、階梯,不需要是東中學生才有這些影像留在心中,就是國中時後去東中操場打籃球也是對校園內的樓梯和建築有些模糊的,不太清晰的印象,我還記得高中聯考坐在圖書館前無聊的往下看呢!

主角雖然說是九人,但每個人有自己小小的篇幅發展,海報上九個人頭,沒有一個人特別突出,雖然這部片還是有主角的,故事卻延續在主角生命的消失之後,也是在這急轉直下,凸顯出年少輕狂的友情之脆弱,不是英雄主義講意氣可以帶過,不是躲起來逃避現實可以粉飾,我說這友情得來的太容易,並不交心。

這樣的主題沉重嗎?我的同事給我這樣的預告 -「黑暗。」電影後段結束得很快,因為這樣就已足夠凸顯這群少年快速崩壞的交情。而女角,戲份不多,扮演的是教條,是中規中矩的成長過程,是禁止,是鎖住那道通往天台的門,而最後,仍無法阻止什麼。

藍色的蝴蝶是東中制服的蝴蝶結,爬不完的階梯是上學的路,這些歌詞裡提到的,令我莞爾一笑。題外話,東中管樂記得表現還算不錯,比不到竹中管樂就是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