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全台票房破億串連


兩三天前看了眾人一致推崇的海角七號,在西門町的絕色影城,晚上七點的場。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之時,在 MSN 連絡人列表上就看到一串的「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絲毫不用說明什麼,這就是讓人最期待的台詞,所以我也隱忍著不去問劇情,免得被「雷」到。

好不容易約到人可以一起看,其實是非常期待的,只是害羞的我又假裝鎮定。

海角七號在電影裡是個地址,承載著到不了收件人的情書,六十年前的遺憾,由男主角阿嘉傳遞,電影不時穿插著現代和情書的內容,口白加上不太真實的畫面,也算有感動到。

日本和台灣隔著一片海,連接兩地是無盡的思念,在悲傷過後、在大雨之後,總是會有彩虹出現的,這美麗的彩虹橋,聯繫兩端。可以猜測導演對於彩虹有偏好,情書內文中有,劇情畫面中有,就連中孝介也對女主角說:「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

串起整部電影的是音樂,從片頭阿嘉砸吉他開始,有力的搖滾樂伴隨。劇情內容也圍繞著演唱會的暖場樂團的組成過程,這一群破銅爛鐵在現實生活中可都是有著代表性的人物,范逸臣、夾子小應、糯米糰馬尿、民雄、林宗仁,尤其以北管大師最搶眼,他所彈的月琴是我所熟知的,有種親切感。

如果說愛情是我們所想看見的,那麼對於夢想的追尋是隱藏其中的訊息。阿嘉追求自己的搖滾夢,友子對自己的模特兒生涯不滿,茂伯對於月琴國寶的執著 (他最後還是拿著月琴演出了),勞馬想要回他的魯凱公主,馬拉桑熱情的堆銷小米酒,大大獨具風格的鋼琴演奏,還有對老闆娘癡戀的水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所以這故事才動人。

也許很多人對於阿嘉和友子的感情感到疑惑,劇情的描述上似乎薄弱了點,但是我能理解那種對於和自己有著同樣氣息的人的瞬間心動,兩個人都對於現實不滿,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同樣都在異鄉打拼且失意,那樣的認同感讓彼此投入感情,誰說不可能呢?況且冤家仇家是一線之間。「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已經說出了六十年前的遺憾。

音樂很好聽,期待原聲帶。國境之南很抒情,害我一聽到就會想到片尾的感情戲。

see: 海角七號官方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