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當個 TA,學期結束後,教授找了我過去談話,這一席話我是摸不著頭緒,至今仍無解。

本來嘛,一個只要點名的「工作」,我是很認份地執行,當天課程結束半小時內就會整理出點名記錄,前兩週就會公佈接下來上台報告的組別好讓修課同學們準備,該整理的文件和記錄我都有做,自認盡職。

我也有發現大學部學生代點名和小手段不少,從心得文件的內容很容易知道,從上課出席人數和點名單的比對也可以知道有人頭。我也曾經大學過,當然是沒有辦法完全防止的,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過好幾次,下課時間過了很久,才有同學敲我實驗室的門說忘了交上課心得,這樣的情形我雖然收了下來,但是點名記錄早就整理好了,就不更改了。

我是很討厭打混帳的,點名該怎麼點,在開學一個月內一直重複宣布,遊戲規則都知道了,該怎麼玩就怎麼玩。明明說過五次點名不到就會當掉,可是最後送出的成績好像也沒什麼人沒過,很漂亮的分數,我在猜想說不定符合鐘型分配呢!

同樣性質只要點名的研討課程,某王教授直接宣布一堂課不到就不會過,直截了當,執行確實。相較之下,我是完全不能認同爛好人做法的,說什麼「鼓勵同學出席」、「我的點名記錄還是有警惕作用」。

教授對我說的話,非常之感性,相較之下,我是冷冰冰的機器,照著規則做事,和我說話還會怕被我刺傷。我是搞不懂這些人情世故的,應對進退我不懂,笑容滿面我不會,我能說什麼話,有哪些職權,到了最後我還是不知道。

我又接了一個 TA,是下學期要開的車間網路,有一個博班學長和我一起,他說,我們要先討論課程投影片和設計作業,討論完了再給授課教師看。有了上例做比較,真是截然不同的體驗。

最後我的結論是,問題不在事,在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