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了,從遙遠的東部海岸線回來了。

三天的花蓮旅程,每一天都有玩水,每一天都走超多路,實在讓人疲憊,不過內容極為充實,人少的話還沒這麼好玩,有像畢業旅行團的感覺,事實上也真的有人要去成大念書了,說這趟旅行同時也是畢業旅行亦不為過。

第一天的早上是七點的火車,卻在五點半就起床了,不是我特別勤勞或是期待,這是保留了接送 34 個人到火車站的時間。火車上當然沒什麼好記錄的,除了遇到上班時間桃園到台北的人潮擠得自強號像電車,額外可以記上一筆的是東北海岸的風光,是我每次從基隆站之後就無法闔眼休息的原因,尤其快到花蓮的斷崖部分,是轉瞬即逝的。

我們租了一台遊覽車,在後站可以同時看到其他旅遊團,這證明了花蓮的旅遊業發展蓬勃。上了車之後一路向北,前往秀林鄉,目的地是砂卡噹步道,做為我們第一天的行程,只小小揭露了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美。砂卡噹步道沿著砂卡噹溪蜿蜒,起點在砂卡噹溪和立霧溪的交會口,一路往內行約有六公里,右是清楚岩石紋理的山壁,左是湛藍色觸不可及的溪水,只有在少數區域才能夠下到溪邊親近水域,溪水的沁涼在中午時分是最好的消暑劑,我們在此野餐,玩著潑水遊戲。

實際走完整個步道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吧,大好的天氣讓我喉頭發癢,水壺裡的水卻已經空了,步道的終點連接著另一條山路,是前往另 一個山頭的,距離不遠,卻是從一座山翻過另一座,我們當然沒這個體力了,休息片刻就回頭了,路上有一條小黃蛇,還有紫色尾巴的蜥蜴。回程的路似乎比較短,花的時間不多,接下來就直接投宿旅店,吃晚餐後我就開始打瞌睡了,之後的活動模模糊糊的。

第二天開始是太魯閣,內容如果只有坐車上去看看風景是很沒意思的,所以從燕子口開始走。遊客很多,拍照的更多,我沒有好的相機,只有一雙眼睛做鏡頭、記憶做為底片,認真地看這些景色,壁上的壺穴、岩間泊泊流出的細絹,還有波浪的花紋不知是地殼的擠壓還是溪水的沖刷,從燕子口到九曲洞步道,看了夠多的大理石和石灰岩,想不透當初挖鑿的人們是怎麼探勘出這一條路。

下午的重點是白楊步道和水濂洞,這是從綠水休息站再過去一點開始的步道。起點是個又長又黑的隧道,一出洞口像轉換了空間,映入眼簾的是沒有護欄的橋和灰濁的溪水,這兒的路三兩步就是一個小山洞,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帶著手電筒,其中還有幾個聽得到蝙蝠的叫聲,可我沒這個膽量拿手電筒往上照。堅持走到最後就可以到達水濂洞,是個溪水急流的山洞,脫了鞋入內探險,可不枉這水濂洞的名號了,大片的水從岩壁間洩下,出洞的時候沒有人頭髮乾著。

晚餐是自強夜市和南濱夜市,吃吃喝喝在所難免,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射箭遊戲裡命中紅心,是唯一一個拿了紀念口香糖的人呢!我自己是覺得訣竅是手要穩,當手不再抖動,這時候的瞄準才有意義,瞄準在紅心的上方一格是差不多的位置。

第三天早上是鯉魚潭,單純去看湖光水色也是沒趣味的,當然要租船了,小小天鵝號,兩個人一組,一個小時 300元。一整群人租了船就出發了,卻沒這麼單純地只是踩著槳,潑水遊戲在湖中央照樣進行,我倒覺得這船像是碰碰船了,玩著過火,還把業者的船給翻了,馬上就有快艇來查看,沒人出事,但引來白眼是免不了的。鯉魚潭的回憶就是翻船,這也是這種趟旅程中最爆笑的橋段。

中午在七星潭烤肉,七星潭名字有「潭」,卻是在花蓮機場東邊的海灣,所以其實是海邊,我是不贊成在海邊烤肉的,所以餓著肚子沒有吃, 禮拜六中午的天氣這麼熱,海邊的風雖然很強也敵不過夏天的艷陽,遠方的海平面是模糊的,天空還是很藍,但是颱風近了,所以海巡署拉起了封鎖線,沒有機會體驗浪花在腳底破碎的感覺,只有鹹鹹的海風和滾燙的石頭。

歸程是坐三點的自強號,回到新竹已經七點了,nice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