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預定要在 5/9 決定出一個最後最後的定案,但還是遲遲無法定下。

原先的兩個提案在經過一個禮拜的資料收集後,又多出了兩個新想法,討論的當下又蹦出了一個新的,在給分的機制下選出了前兩個,但又陷入了猶豫,事情就像輪迴一般,提案->討論->猶豫->投票->不確定感->再提案,別的隊伍是不是也是面臨同樣的問題。

有人說討論過程中沒有吵架就不會有好的結論,我們團隊確實沒有激烈的衝突,但這是不是必然的過程也沒人可以斷言,所以在筋疲力盡之後,還是先睡一覺吧。清大 Dream Lab一晚,僅此為記。

禮拜六的早上下著雨,我沒撐傘地走著,嘩啦啦的。四個男生在早餐店聊著狗屁倒灶的事,也不是不想睡。

我還是睡著了,醒來的時間在夜晚。母親節就這樣來臨,而我無所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