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生日,也因此第一次進去 lounge bar,事前掙扎許久,半夜的我要在台北國何去何從。

遲到,過了十點,入場價格飆漲到六百,難得來了還是付了錢,但心裡和荷包都在淌血。

調酒隨意點,大致喝的出伏特加或威士忌為底,加上可樂或柳橙汁做調味,喝起來還好,我都嚐了一些。

我說人為什麼會想要泡在這樣的空間呢?是音樂還是酒精讓人放鬆,或是這樣的夜晚可以放縱?

恍若隔世,獸星如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