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聞交作業大學盛名遠播,今日得償所望一識其過人之處,輕描淡寫的帶過一次實做,簡而言之的一個小程式。

我才剛做完一個嵌入式系統的簡單作業,燒錄 BootLoader & Linux Kernel,順道做些小修改。這樣的小作業我就要弄到半夜,實力實在是奇差無比。還要費心準備一份報告,當場demo,以我目前能夠睡眠的時數,Vint Cerf博士的演講我一定會睡著啊啊啊啊!

遑論下下禮拜要交的網路程式設計作業和工研院交代的VLC code trace和修改,我還要多花時間在灌 Linux上,真的不夠用啊!

啊我現在還在打字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