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09.JPG
久沒提到自己的生活,我似乎本性就會想要將自己私人的部份隱藏起來,藏的多了,別人印象還停留在當替代役時候。

在成為菸酒生之後,面臨幾個方向待釐清,研究方向?作法?目標?最後的定案是一邊 part time一邊唸書,很多人都對這個方式抱持懷疑態度,甚至明白的質疑我的指導教授是否沒有能力照顧學生。

最後我還是遇到了支持我這麼做的人,也因此成為工研院的特約人員,也就是一般公司行號的約聘人員,一年簽一次約,形式上大抵相同,但無所謂配股問題,組織風格也是截然不同,工研院像個學校,有許多的進修課程,也沒有生產製造,卻仍有計劃案的壓力。

以金錢上來說,我推掉了更好的機會,但我希望自己不要執著於金錢上的小零頭,因小失大,所以約聘應該是我會一直嘗試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