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算算,前幾天我正活滿四分之一世紀,也就是25年,如果概略一點來算,我是26歲,計較一點來看,我是25足歲,未滿26。

這個生日我過得頗低調,其實一直以來都很低調,從來沒有大肆慶祝過,儘管如此還是有人記得,倒是這幾年來的收穫了。

我收到了一塊約八分之一的派,是從薔薇派買的,它小小的,卻會讓我永遠記得,因為我在半夜肚子餓的時候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