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雨綿綿,已經連續多日,這樣見不著陽光的日子,悲劇終究還是發生。

局裡有位高官自殺了,消息非常低調,儘管大家都知道,但沒有人公開談論這件事,只是默默的折著紙鶴,事情的發生、原因都不清楚,唯一能作的只有表達自己的遺憾。

我也是非常的討厭雨天,尤其新竹的風雨夾雜著海風與強烈的寒意,透骨深寒也不是三兩件大衣能抵擋。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停的發抖,還有忍受手腳冰冷的痛楚,一邊咒罵著惡毒的天氣,卻又無可奈何。

想不到一個晴朗的春節之後是連續的寒冷。


我的憂愁還來自另一個難解的電腦問題,地磅站的電腦中毒了。這次中毒到現在也有一個禮拜了,就在元宵節之後出現,explorer受到感染,所有的資料夾連同控制台和防毒軟體都無法開啟,但是java寫的進出磅系統是不受到影響。這個問題的徹底解決方式是重灌,外包的軟體公司工程師也同意這是唯一的作法,但是爭執點就在這個重灌動作之上。

辦公室的意見是要重灌只能在上班時間,配合外包軟體公司能派人過來的時間,也就是約十點到三點這段時間,偏偏這時段是進出廠車輛最多的時候,遇到禮拜一五更甚,要一邊停磅單邊進出是會搞死人的。地磅這邊的意見是為甚麼不能在週末或四點之後,影響到一般進出磅車輛的責任誰要背。

兩邊交鋒相對的意見都砸在我頭上,我不能決定作法,卻必須承受兩方的砲火,有兩次我差點也發火,不過忍了下來,這大概是我這一年來最大的收穫吧!事情能夠理性談最好,失去理性也要控制情緒化的動作或言語。

目前為止還是沒有解決方案,中毒的電腦依舊使用,或許等到五月換新系統是最好的解法吧。


另一個牢騷是關於宿舍,我的房間有一空位可供新進學弟使用,但是當天搬進來的卻是另一位,他要搬進來只問過另一個室友沒問過我,我覺得很沒規矩也不被尊重,但直接趕走人家也不是好方法,這件事要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