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月的第一天,課長邀請我們喝春酒,這可是我在局裡的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地點在南寮東大路邊林立的海鮮餐廳其中一家。

原本以為只會有自己課室的人,頂多就一桌吧,但我想的少了,開了三桌,有行政室的大頭們也有一些清潔隊員(應該是掩埋場那邊的)。入座之後剛好少一個課員位置,但他又不好意思去長官那桌,只好先告辭了,是美中不足之處。

喝春酒,重點當然在於酒而不是菜,長官們隨手都帶個一兩瓶,有威士忌也有冰酒,啤酒更是不能少。以自己的身份是不適合在這場合喝酒的,學弟們更是滴酒不沾(肝功能不好),但在這麼熱烈的氣氛下,人家敬酒也就跟著陪笑乾了幾杯。我是不太喜歡喝紅酒的,總是覺得酸,是酒的品質不好還是自己的味覺問題也不知道,所以主要喝的就是冰酒,冰酒喝起來甜甜的毫無酒味,非常好入喉,份量又少,是在場女士的熱門選項。這也是我第一次喝到威士忌,瓶身上的Matisse看起來很高級,張學友代言過,這就是我對這酒的唯一認知,喝下去有點辣,香味倒是滿吸引人。

如果要以我稚嫩的社會經驗來看,這種場合就是應酬吧!看著大人們彼此杯起杯落,互相灌酒,這是成年人的遊戲?還是進入社會的習慣?在我小時候的光復節,在家裡宴客的場合上,我就親眼看著自己的爸爸喝醉而發酒瘋,我心理想著喝酒不好,酒也不好喝(我承認有偷嚐一點),為甚麼都要喝醉,醒來之後是完全忘了自己幹過的荒唐事,現在我清楚了,身不由己吧。

我的酒品很好,醉了也不會胡鬧,反而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那些壓抑過久的情緒也不會趁機爆發(例如告白:p)。喝個一兩杯作面子就夠了,但已是屆退,就放縱點,墜入自以為的豪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