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或說是昨天)是補行上班日,很多公司行號都要補上班,但是也有公司是在禮拜三228的時候補上班。因為我太懶了,禮拜六實在不想上班,加上禮拜四喝掛的那天,就連請兩天假,剛好放個輕鬆。是我的休假日,但我還是被局裡call起床了,為的是有兩個學弟睡過頭,我大力的敲著他們房門,這兩位少爺才起床,這件事,他們要用自己的積假補請。

晚上在南寮漁港,放煙火的人很多,月亮也是又亮又圓和昨天差不多。漁港內放煙火的人很多,放天燈的也不少,天空中盡是火星和微紅的亮點,比較驚險的場面是天燈飛的不高也不遠,直接在半空中燃燒,如果這地方有易燃物,那可不易收拾。這低垂在夜空的武器該不就是孫子兵法所說的火攻,我想三國之戰的奇兵之計也不過如此。周圍有一台消防車巡邏,繞著漁港跑,應該是在警戒吧!賣煙火和天燈的商人是一個也不少,口袋賺飽飽。

在漁港教人騎車,騎的是我的車—一台兩年了的三陽r1 125,整流器設計不良的那一批—過程中都很順利,正覺得功德圓滿之時,還是親吻了地板。他傷了手腳,我傷了手,都是皮肉傷,犯一次錯學一次乖。

晚上回家經過北大路,在頂好的前面看了一場超精彩煙火秀,整套打完空氣中瀰漫著煙塵,我說新竹市是不是太幸福了?隨時可見煙火秀。

明天(3/4)有十八尖山路跑,是梅竹和市府一起辦的活動,市府方面推的是三月賞花月,梅竹就不用說了—青椒專屬名詞,路線有兩條,一條跑整個十八尖山,是竹中學子回味高中跑山生活的最好時機,另一條要跑過清大到交大,路程起伏,橫跨學府路,是梅竹主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