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甚麼重要的事呢?好像並沒有想像中特別。

認識的人當中退伍的總會聊些軍旅生涯中的瑣事,其中「破冬」、「破百」是最新鮮的名詞,在激烈的言詞中讓我感受到這特別的日子是很重要的。可是親身經歷總是讓人有恍然大悟之感觸,這一天其實也是跟平常一樣早起,空氣反而因為冷氣團顯得更加清冷。

破百了,可是我的同梯並沒有,在役期折抵辦理的時候,唯獨他甚麼都沒準備,高中、大學成績單一樣也沒有,也因此他的役期是整整一年四個月,這比一般大專學歷多當的一個月,他心甘情願。

剛好這個時期有兩個學弟分配到我課室,算是值得小高興的一件小小事,之前一個人苦撐,實在做不完。

人家說「老兵八字輕」,不過我不是老兵,我是役男,役男的八字應該比較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