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內灣,再一次的我又去內灣玩了,不過這次的目的不是螢火蟲,而是系上出團去內灣烤肉,烤肉沒什麼,內灣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大學四年來,我居然沒有和同學們一起去內灣烤肉過,再怎麼樣,也要去一回。
在那邊,我兀自一個人先在街上走走,反正時間很多,太陽很大,早上的內灣沒有太多遊客。烤肉也有其他人進行,根本不需我操心,就脫了鞋,浸在沁涼的溪水中,溪水的冰涼讓天氣不再炎熱,一百多人持續著水戰與胡鬧,突然之間,下起了大雨。
有沒有下水還不是一樣,這樣的大雨讓每個人都溼透,雨傘顯的渺小無助,我乾脆就把鞋子收進背包中,打著赤腳,等著雨停。
其他人都搭上遊覽車踏上回程,惟獨我留在這有別的打算,短袖T-shirt,褲管捲起的牛仔褲,溼透的頭髮還有赤裸的雙腳,以這樣的裝扮我走在路上,小石子刺得我的腳異常疼痛,不過這感覺相較在溪畔的碎石也就不顯的可佈,在下午的人來人往街道上,我固執的赤著腳。
就是剛好,想赤腳走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