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生報,薛荷玉記者特稿。
今日民生報,薛荷玉、楊清雄報導
在台灣,關於環境政策的制定一向粗糙莽撞,從過去的垃圾掩埋場到焚化爐的建置,再再欠缺妥善而有計劃的安排,前任環保署長郝龍斌所推動的限用塑膠袋政策,理想很高,卻眼高手低。
就我所知,限塑政策實施以來,共開出6張罰單,罰款太高,造成稽查人員下不了手,結果變成政府在自欺欺人,一方面公佈遊戲規則,卻自己破壞了遊戲規則,開了罰單,老百姓叫苦連天,生活難過,網開一面,卻失了政府的誠信,面對人民,又如何自處?
這位記者我曾聽過她的演講,給了我對於政府的政策制定上有了不同以往的看法,那就是何時使用經濟工具,何時使用政策工具,又政策的制定,應該配合整個大環境的政策,若是使用焚化爐,什麼是可燃什麼該回收,又是否需要明定限用塑膠袋了呢,保麗龍餐具的使用也是相同,全面的禁止使用是否真的達到了垃圾減量呢?
有誰關心呢??

看問題》罰款合理了 政策還是不合理
【記者薛荷玉/特稿】
限塑罰款合理調降後,環保署再度磨刀霍霍,準備向全國6、7萬家有店面、有桌椅的餐飲業者開刀;但問題是,儘管罰款降至過去的2%,被罰者的反彈必然減輕,但不合理的政策絕不可能因處罰較輕而變得合理。
限塑政策最不合理之處,就在要求民眾如未自備購物袋時,必須付費購買厚度在0.06公釐以上的厚塑膠袋,因有3分之1的消費者購買厚度是傳統紅白袋3倍的塑膠袋,使得整體的塑膠用量只減少了1%。
就連塑膠袋製作工廠的老闆都在問,「限塑政策實施後,我都改做厚袋,塑膠用量比以前還多,這樣算比較環保嗎?」
即使是消費者花了1元買的厚塑膠袋,幾十分鐘後,也還是與便當盒、飲料瓶一齊扔在垃圾筒裡,只因承裝食物的塑膠袋內,往往往沾了油滴及湯湯水水,能有幾人願意將這些塑膠袋清洗後再重複使用?
限塑政策實施已近2年,雖在超市、超商部分取得成功,但在餐廳、小吃店部分卻是徹底失敗,而這項失敗絕不只是因罰款太高,而是種種不合理、也不環保的規定所致。
如果是薄袋改厚袋,用的塑膠量比以前多;如果就紙便當盒的生命周期分析證明,它比塑膠便當盒還不環保;即使「只」罰1200元,也沒有人會服氣。
【2004/05/19 民生報】

限塑大執法 醞釀第2波
【記者薛荷玉、楊清雄/報導】
違反限制使用塑膠袋及免洗餐具規定的罰款,確定將由6萬元降到1200~6000元,使「開罰」取得合理性;環保署決定,將重新指揮地方環保稽查人員展開「限塑大執法」,小吃店、早餐店、冰果室、豆漿店如果再免費提供紅白相間的「花袋」,可能很快就會接到罰單!
「又要來了啊?」這是許多小吃店業者聽到環保署即將大執法的第一反應,就像「狼來了」的故事,許多小吃店過去一年多來一再被「恐嚇」,但發現因罰款額度過高,連稽查人員都罰不下手,店家及消費者的膽子也愈來愈大。
在台北縣的「永和豆漿」,老闆娘熟練地將豆漿、蛋餅及飯團塞進紅白相間的薄塑膠袋,根本不問消費者需不需要塑膠袋,至於要不要收一塊錢,「怎麼可能嘛!」老闆娘覺得這個問題簡直多餘,「不是都沒有在查了嗎?」
有恃無恐的餐飲業者還不少,「去年政策剛上路時,也是雷聲大、雨點小,這次我看也是差不多啦!」在立法院周邊經營自助餐的陳老闆說,剛開始取締時,當然要守法,但是日子久了,就可以「皮」一點啦。
賣便當的林老闆則說,其實限塑政策一年多來,已經有許多民眾養成自己帶購物袋的習慣了,所以,他還是會配合這項政策,但是如果客戶有「需要」,那就要「見機行事」了。
也有早餐店業者認為,一般市場、夜市的攤販,每年消耗的塑膠製品不知凡幾,這次限塑政策要捲土重來,是否也該把這些攤商納入,不要只找他們這種有店面、有桌椅的業者開刀,「這樣執法才公平,環保也才不會有漏洞啊!」
除了台北市稽查頻率較高,多數店家表面上還會擺一些厚袋子供「檢查」用,中南部及鄉村地區幾乎已不見限塑政策的蹤影,不只是免費給紅白袋,連紙碗都改回了塑膠碗。
雖然稽查、開罰已不可免,但環保署長張祖恩也不願意給商家「大開殺戒」的感受,「有武功不一定要殺人,限塑的目的也不在處罰」,因此,除了稽查之外,環保署近期也將再展開一波教育宣導,把各項規定,再為民眾好好「複習」一遍。
【2004/05/19 民生報】